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这一次,果麦文化没从韩寒身上赚到钱

时间:03-22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44

这一次,果麦文化没从韩寒身上赚到钱

斑马消费陈碧婷是韩寒成就了路金波,还是路金波成就了韩寒?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。双方深度绑定,在各自的公司交叉持股,将文学做成了一门大生意,进而延伸到电影领域。韩寒转型导演后的几部电影,路金波的果麦文化都参与投资,并获得了不菲的收益。但是,2022年的《四海》遭遇票房滑铁卢,果麦文化投资亏损900万元左右。这也成为了公司2022年度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业绩大降28%果麦文化上市之前,外界对其成长性的担忧,终于显现出来。毕竟,现代人的时间被电子产品大量占据,看书的人越来越少。在这个趋势面前,果麦文化这家民营中小出版商也无法逆转。2021年上市当年,果麦文化(301052.SZ)营收和业绩双双两位数增长,曾让市场眼前一亮。路金波这个明星出版商,的确有两把刷子。随即,问题就出现了。3月21日,公司披露了2022年度报告,实现收入4.62亿元,几无增长;归母净利润4080万元,同比下滑28.07%。图书出版是果麦文化的绝对支柱业务,2022年实现收入3.59亿元,同比下滑3.17%。不过,公司推进了互联网2C直销带货(卖书)业务,收入为8281.24万元。两项收入合计4.41亿元,比上年同期微增0.91%。全年,公司共销售图书2137万册,同比下降1.88%。与传统国营大型出版社不同,果麦文化借助其机制优势,于2021年确立了自身“以互联网驱动的新出版公司”的战略定位。除了传统线下销售渠道,公司在互联网上创立了“CBC”销售模式。在产品上市初期,实施精准用户的“2C”销售,制造话题和热度,从而推动对各大电商平台和代销渠道的“2B”销售。在产品生命周期的中后段,对于退库的图书,公司又通过内部互联网账号和外部达人,再一次对滞销商品进行一次“2C”销售。为了“CBC”销售模式的实施,果麦文化运营了超过70个互联网账号,包括抖音账号“戴建业”、“刘同”,微信公众号“易中天”、“杨红樱”等。这些互联网账号在卖自家图书的同时,还对外接一点广告。2021年,公司获得互联网广告收入490万元,2022年即降至309万元。最近几年,图书市场因为需求萎缩,进入下行周期。2015年-2019年,国内图书零售市场还一直保持10%左右的增幅,之后,急转直下。2019年,整体码洋为1023亿元,2020年-2022年,分别降至971亿元、987亿元和871亿元。不知道,果麦文化在年报中预测的复苏,会不会在2023年如约到来。投资《四海》亏损做图书出版,手上没有几个畅销书作者资源,是玩不转的。果麦文化就是与韩寒、易中天、杨红樱、蔡崇达等作家、学者深度绑定。2022年,公司引进的《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》以及蔡崇达和易中天的新书《命运》和《曹操》,在同类书籍中销量排名靠前。果麦文化的老板路金波,也曾是个文艺青年,早在1997年,他就以笔名“李寻欢”闯荡网文江湖。后续曾在榕树下、万榕书业等企业任职。同一时期,会写作文的韩寒,通过《杯中窥人》一文,荣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,一炮走红。2000年-2002年,他相继推出《三重门》、《零下一度》、《像少年啦飞驰》,成为炙手可热的作家,收获粉丝无数。2003年,路金波结识韩寒,仅花了5000元钱,就买下了他一部作品的漫画改编权,开始了第一次合作。后来,韩寒因为作品和出版社打官司,路金波第一时间找上门签下了他,开启了深度合作。2012年,路金波从万榕书业离开,创立果麦文化,韩寒的母亲周巧蓉投资持股10%。经过公司多轮融资,周巧蓉套现数千万。目前,她仍是持有果麦文化3.40%股权的第六大股东,对应市值6800万元。2014年之后,韩寒就再也没有出版新的作品。他成立亭东影业,将重心转移到电影上,吸引了博纳、阿里巴巴的投资。路金波的母亲孙妮也持有亭东影业5.93%股权,并担任董事。韩寒先后执导了《后会无期》、《乘风破浪》、《飞驰人生》等多部电影,累计收获超过33亿票房。这几部电影果麦文化均参与投资,于2017年-2019年分别获得88.67万元、1394.72万元、817.87万元投资收益。韩寒的《四海》开拍时,果麦文化于2021年2月,出资1300万元,获得5%的投资份额。这一次,韩寒让路金波失望了。《四海》在2022年春节档上映,也许是题材重复过去,观众审美疲劳,加之同档期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、《这个杀手不太冷静》的虹吸效应,《四海》的票房定格在了5.4亿元,未能收回成本。最终,果麦文化投资《四海》,体现在2022年报中的亏损,约在900万元左右。好在,路金波很清楚,投资韩寒的电影并非主业,靠劝人读书赚钱,才是正道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