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考虫,再见

时间:02-23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24

考虫,再见

“是那遥远的曾努力过的青春。”来源|多知网作者|徐晶晶一个曾服务过超千万大学生的四六级、考研品牌——考虫,今天按下了停止键。今天上午,登上微博热搜第二名的是一则“考虫倒闭”的消息。考虫创始人李好宇回应媒体说:“我们在走清算流程了,学员会退费,员工有N+1倍薪水的遣散费,合作商也不会有拖欠。”消息一出,不仅是教育行业人士,微博上曾经的考虫用户们,也震惊和惋惜不已。很多用户说:每次考虫卖课都会送“无考虫不青春”的贴纸。自己在考虫学习了四级、六级、考研,都顺利通过了考试。现在,考虫和我们说再见了,“我的青春也算结束了。”“谢谢你,孵化了成千上万的蝶。”过去9年,在大学生群体中,有谁不知道“考虫”呢?“每四个大学生中,就有一个在使用考虫的四六级产品。”“在大学里,每三个考研的人里就有一个使用考虫考研产品。”这是考虫曾经创下的辉煌。今天,很多考虫曾经的名师、工作过的员工们,也发声表达惋惜之情。“考虫清算的时候,第一件事还是退了学生的学费。当时我就泪崩了。这说明,我们的基因还在,这是那段日子最好的证明。”此前曾为考虫名师的李尚龙发文说。“作为参与这家公司创业的前同事,除了遗憾、惋惜和关切,还要说一句:公司清算时,给了员工N+1,退了所有收费学员的钱,还算当担和体面,值得点赞!”考虫此前的英语名师石雷鹏在社交媒体说。01‍199元,曾开创一种口碑传播模式考虫是从四六级培训起家的。2015年8月,考虫第一期系统班(在模式上,前期,考虫的产品形态是纯在线的超级大班课)上线,售价199元的四级课程首批2000个名额在一个半小时内售罄。当天,2000个名额的六级系统班也在6小时内售罄。考虫随即一炮而红。这份四六级系统班产品,考虫当年售卖了17500份。2017年,考虫四六级系统班已经售出25万人次、考研系统班10万人次,成为大学生群体里异常火爆的现象级产品。每到开学季,全国 2600 多所大学的校园快递点里常常堆满明黄色的考虫“炸药包”(指考虫赠送的教材资料),成为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。值得注意的是,考虫鲜有广告投放,四六级用户中,90%来自用户口碑推荐。四六级曾一度是不被外界看好的“小市场”。在考虫出现之前的十多年时间里,无论线上还是线下,都有大量的四六级课程,有些甚至全套免费,但从来没有人做好。对于大部分教育市场里的玩家来说,四六级本身需求不算刚性、单价低很难做出规模收入,是个有点难做的品类。一名在行业里从业超过十年的老兵,当年在看到考虫的产品时说了这样一句话,“这么多年,终于有人把四六级这个业务做活了。”四六级系统班跑通,给考虫奠定了后来的基调:一、目标导向。以终为始,化繁为简,从用户的角度思考问题,帮用户找到达成这个目标的最短路径。二、用户关系。和用户做朋友,和用户建立情感联系。三、性价比。不追求最便宜,但追求在这个价位里,有最超值的用户体验,超出用户预期。这三个词,成为考虫内部做事的方法论。此后,考虫将超级大班课做到了极致——万人班型的四六级系统班,每年招生几十期 ;还有5万多人同时在线的超级公开课。据官方曾公布的信息显示,2018年,考虫营收2.5亿元,仅上半年净利润2000万元,公司员工200多人,其中运营团队只有30人。此后,针对大学生群体,考虫延伸出了考研、教师、公务员、留学等产品。李好宇曾把四六级比作“土壤”,土壤中会长出其他产品。02“是那遥远的曾努力过的青春”考虫曾经的辉煌,离不开口碑传播。2017年,官方曾公布数据:注册用户转化到购买系统班的比例高达40%;100多次课程的系统班平均到课率超过40%,前十次课总到课率接近90%;营销费用占比不到5%,几乎全部依赖口碑传播……考虫价值观第一句就是“和用户做朋友”。有考虫的前高管今天在社交媒体说:“虽然已经不在考虫了,但曾经一起从0到1、一起创业的过程依然历历在目;有无条件信任的虫子们、有一群疯癫但充满创意的团队。”考虫的口碑传播,发展成粉丝效应,和用户建立亲密关系。这样的特质,和考虫年轻的团队有关。“我们希望考虫是一个符合年轻人品味和调性的在线学习品牌。”考虫联合创始人吴毅曾说。这从很多有趣的活动中可以看出来。多知《培训行业这一年·2017》中曾记录:一个宿舍三个人以上报了考虫系统班?晒出来,人人有奖——活动发起两周内有 8000 多个宿舍参加了这个活动;由于好玩,不端着,学生们也乐于调戏考虫以及各位老师们,2017年8月2日,考虫发布新版Logo,刚推出几天 就有学生晒出自创的各种DIY版本。除了贴心的服务和有趣有效的课程,无论老师团队、运营团队还是技术产品团队,考虫能和95后甚至00后的年轻人玩到一起去,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做学习这件有点枯燥的事情。过去的这些年里,考虫做了许多贴近年轻人的事:每年寒暑假,考虫会举办“虫洞开放日”,邀请学员来考虫的办公室“狂欢”;在全国多个城市请学员聚会交流,参加“考虫家宴”。(图为考虫家宴)《培训行业这一年·2018》曾记录:9月5日傍晚时分,考虫英语名师尹延、石雷鹏等人赶 到湖北工业大学。这是他们当天在湖北到访的第三所学校。第二天中午,考虫在武汉包下一个自助餐厅,举办了一场“考虫家宴”。结束后,200个学员拍集体视频留念,这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大学生们对着镜头喊着:“无考虫,不青春!”这样的场景十分常见:在一个大学宿舍中,因为其中一人在上考虫课程,最后整个宿舍的同学都报了名,成为“考虫宿舍”。有用户在微博写道:“如果说在读的学校是我的第一所大学,那么考虫便是我的第二所大学。” 还有用户说:“在考虫学英语的那段时间,真的是我最喜欢英语的一段时光了。”也有前员工感叹:“在职业生涯的早期,曾经历一个好老板和一个好公司的样本,也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了。”考虫也得到了同行的高度评价。有道考神名师赵建昆今天在社交媒体说:“今天,一个公司可以在万般无奈之时,有始有终地结束业务,完成退费,妥善善后,就已经打败了大部分同行了。”(考虫换logo时,很多粉丝把头像也换成了考虫)同在有道考神的唐迟更是给予了考虫高度评价:“(考虫)作为一种模式的开创者,勇气和智慧都是值得同业们敬佩。特别是曾让广大学生获益匪浅。”考虫说再见,是一种选择,细节或许已不重要。今天的微博热搜,成为了时代对考虫最后的纪念——它曾成就的学员们,以及爆款模式对于教育行业的启发,不会抹去。本文作者:徐晶晶《教育科技这一年·2022》+《培训行业这一年·2021》+《教育科技行业图谱2022-2023》,重磅发售!套装优惠价169元,闭眼入!迅速点击文末“阅读原文”购买,手慢无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