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看她的脱口秀,治好了我的社恐和焦虑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92

看她的脱口秀,治好了我的社恐和焦虑

■01最近,鸟鸟和复旦大学梁永安教授的一场访谈火了。这个对话被称为是无数内耗者的福音。尤其是“努力到30岁依旧没能过上好日子”这个话题。鸟鸟说自己从小接受到的教育,就是要好好努力,以后才能过上好日子。结果现在活到30岁,依旧没过上好日子,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有好日子。一度感到自己被按到地上摩擦,后来还是在阅读中找到一点慰藉与自洽。这是一个慕强的时代,承认自己的脆弱和失败,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。大家都陷入一种”被对比“的状态,有时落差太大,很容易感到失落压抑。因为慕强而导致自我嫌弃,这其实是一种错误和虚无的理念。有时,承认自己的弱,反而是一种力量。因为真实的脆弱,好过虚假的自信。看清现实,认清自己,反而更容易找到契合自己的道路。鸟鸟一贯都是如此的真诚,如此的掏心掏肺。曾经,在《脱口秀》大会的舞台上,她靠着”美丑“”减肥“”社恐“这些有点丧的话题,引起了无数网友的共鸣。■02鸟鸟是艺名,之所以取这个艺名,是因为它:“可以飞,不用飞得太高,但是很自由。”但现实中的鸟鸟,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社恐。连她的脱口秀一度被评为“社恐式脱口秀”。舞台上的鸟鸟,恐怕是所有选手里,最拘谨的一个。她没办法跳脱,也没有太多的渲染力,连多余的动作和表情都没有。甚至不怎么敢看镜头,仿佛一个被迫上台发言的中学生。李诞形容她:丧眉搭个眼,无欲无求。杨蒙恩形容她:没有情绪,像个Siri。但并不妨碍,她的那些社恐段子,精准地狙中了无数内向的人。她说尴尬:她说自己遇到老虎,很难喊人来救,因为要思考如何跟来人打招呼。她说贞子也是社恐,为了避免和别人接触,故意搞出一套很恐怖的造型,让人看了她就跑。这说的哪里是段子,分明是无数社恐人,内心最隐秘的挣扎。现实中的鸟鸟,比起舞台上,她的内向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鸟鸟成长于一个重男轻女的环境,有一个孤独的童年。刚出生时,父亲知道她的性别后,很失望。上小学时,父母常年在外工作,‍她辗转于各种托管机构留。大了一些,就一个人在家,看电视、写作业、练二胡。孤独成了她生活的常态。到了中学,与父母相处的机会多了,却又迎来了父母极其严苛的管教。父母为了避免她早恋,不让她打扮,让她剪很短的头发,只比毛寸长一点点。还对她实行打压教育,母亲把“女人不能要一头没一头”挂在嘴边。恰好那个时候,她赶上青春期发胖。怪异的发型+微胖的身材+土气的穿着,鸟鸟的外形,遭到了同学们毫不留情的嘲讽。在父母的打压和同学的嘲讽中,鸟鸟成了一个极度敏感,极度自卑的女孩子。她从来没有在父母面前撒过娇,也不敢像别的女孩子那样,提出自己的诉求,表达自己的情绪。她非常在乎别人的眼光。别人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,一句话,她都要在心里琢磨好几天。甚至有着讨好型人格,不敢轻易拒绝别人。“比如有朋友找我帮个忙,哪怕我心里很不情愿也没有勇气拒绝,怎么办呢?我就选择逃避,不去面对,拖着,直到对方自己放弃了。”她对自己的认知也偏低,考试成绩还没出来之前,她的心里就惴惴不安,觉得自己一定考砸了。这种惶恐不安,直到成年,也一直萦绕着她。所以,她的关于社恐的段子才那么戳心。鸟鸟在脱口秀中展示的,不仅是她个人的难堪,还有大多数社恐人曾面临的窘迫。无数人在她身上,看到了那个焦虑、敏感的自己。在成长过程中,被父母打压,在职场上,被领导PUA,在恋爱关系里,总是患得患失。还有网友说:“咱们内人(内向的人)终于有位代言人了,简直高兴啊"。鸟鸟戳破这些,不是为了搞笑,而是为了慰藉。社恐也没什么,起码有一亿人陪着你一起社恐。自己接纳自己,自己喜欢自己,才最重要。你身上某些“与世界不可调和”的部分,也许不是缺点,而是你独特的魅力所在。■03除了“社恐”,鸟鸟最精彩的段子,则来自“容貌焦虑”。楼兰美女和干尸二号的段子,让无数人笑喷了。她说自己从没被当成绿茶。她说“我们普通人太低调了”。“反鸡汤”里蕴含的冷幽默,让人回味无穷,忍俊不禁。长相普通、常受打压,再加上天性敏感。她比常人更能体会到那些隐秘的痛苦。对一个天性敏感的女孩来说,因为外貌遭受歧视,其实挺惨酷的。而在舞台上,若无其事地戳穿这些东西,需要勇气,需要释怀,还需要自恰和沉淀。鸟鸟说,脱口秀之于她,是一种自救,也是一种治愈。她说,希望通过自己的脱口秀,能让这个世界少一些独自难过的人。这个时代总是夸大外貌的作用,但在生活中,外貌平凡的人,才是大多数。他们更容易活在社会的“凝视”中,也更容易捕捉到环境中的负面评价,然后被迫吸收消化。所以,他们的焦虑,无时无刻不在,而这种焦虑,真的不是几句正能量鸡汤,就能安抚的。鸟鸟告诉大家的是,面对焦虑,面对问题,不一定非要找到某些答案,我们还有一个选项是,直面痛苦和问题,继续前行。重要的,是给自己的负面情绪找到一个出口,一个宣泄的途径。面对焦虑,鸟鸟给自己找到的宣泄途径是——读书和写作。鸟鸟中学时,开始对文学产生浓厚的兴趣。她喜欢鲁迅,甚至觉得很多人都误会了鲁迅,鲁迅除了犀利冷峻之外,还是一位难得的幽默大师。他的故事新编里,嫦娥吃乌鸦炸酱面,吃的怨气冲天,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以及暗藏讥诮的冷幽默,让她觉得很新奇。她也喜欢卡夫卡,卡夫卡笔下的格里高尔,普通职员,没钱没地位,过得非常压抑。一天,他生着病,变成一只大虫子,父亲和妹妹对他视而不见。鸟鸟读着很心酸,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生活,同样一无是处,同样丧。包括她后来研究生报考了北京大学中文系,毕业后从事编剧工作,都是这时候埋下的种子。她不仅说得好,写的也好,可以说是文采斐然,功力深厚。给《吐槽大会5》许知远写了篇稿子,直戳人心,非常出圈。内向和焦虑,赋予她敏感的天性,而读书写作,则赋予了她深层次思考的能力。在读书思考中,她治愈了自己的焦虑,接纳自己的“缺点”。甚至,最终把自己的“缺点”,转化为惊人的创造力。■04对生活的哲学上,显得有点悲观。她的一句“永远年轻,永远左右为难,一切都是最不好的安排”,让丧系年轻人感慨找到了知音。面对内卷,她说:她谈选择:“中年人才需要努力,因为世界留给他们的选择已经不多了。”她概括出了自己的三种生活状态——“中悲、大悲、超大悲”。这种悲观和丧让人倍感亲近,它真实细腻地刻画了很多年轻人的现状:卷又卷不应,躺又躺不平。鸟鸟人生中的几个重大选择,都是随机的。就像她说的,人生所有重要的问题,参考答案都是略。上高中时,她喜欢文科,爱看小说。但父亲觉得,爱好不能当饭吃,于是她大学填了理工科,学地质相关专业。因为热爱文学,她研究生报考了北京大学中文系,这也是她第一次叛逆,也是她第一次高光时刻。毕业的时候,她从事了自由编剧的工作,但刚入行,收入不稳定,无法解决温饱问题。在父母的劝告下,她妥协了,回了呼和浩特,找了份编辑的工作。有空时,她会去呼和浩特一个俱乐部看脱口秀。看完几次开放麦,她跃跃欲试,攒了篇稿子,讲自己和母亲之间的琐事。竟意外地受欢迎。2020年底,她报名笑果训练营,在上海待了一周,结束后参与了《吐槽大会》的编剧工作,又参加《脱口秀大会》第四季。就这样,一路误打误撞,她终于找到了能让自己百分百投入的工作。所以,她从不为大家提供解决方案,因为如她所说,人生的很多重大议题,参考答案都是略。在重大选择上,很多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■05生活就是这样充满了不确定性,而我们都一样,要学会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与略显潦草的人生。认清残酷的现实,找到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,继续保持对生活的热情。很多丧系青年,都依靠这种“傻悲”来维持内心的秩序。李诞在一次访谈中则称:“喜剧的内核是喜剧,人生的内核是悲剧。”舞台上光芒四射的的鸟鸟,有着悲催的成长经历的鸟鸟,为外貌而焦虑的鸟鸟,身上分明有着无数小镇青年的影子。他们可能不愁吃穿,青春的记忆就是满黑板的公式,和厚厚的试卷。可能因为性格原因,或是家庭原因,外貌原因,他们常常被冷落。没人把他们内心的情感当回事,他们也无处发声。成年后,容貌焦虑、身材焦虑、单身焦虑、工作焦虑,每一样都撕扯着他们。没人教他们,遇到创伤该怎么办。在鸟鸟的段子里,这些沉默的大多数,获得了被正视的力量。我们确实是“丧”的,但“丧”也有丧的价值。面对生活的围剿,你可以嘲讽,甚或是不屑。在不影响别人的前提下,每个人都有做自己的自由。我们不美,不开朗,不符合世俗约定的完美标准,但这并不妨碍,我们也可以活成一道风景。东野奎吾的《解忧杂货铺》里有这样一段话:“你很自由,充满了无限可能,这是很棒的事情。我衷心祝福你可以相信自己,无悔地燃烧自己的人生。”祝福每一个脆弱敏感的孩子,安抚好自己的内心,找准自己的节奏,与这个世界相处融洽。我们不必成为别人,只需做好自己。作者简介:十二&婴宁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