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联合国前高官:这一机制被滥用

时间:02-08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27

联合国前高官:这一机制被滥用

作者:Jomo Kwame Sundaram,联合国经社部助理秘书长编译:袁嘉婧长期以来,国际贸易和投资协定中的“投资者-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”(ISDS)被不择手段的机会主义者滥用。发展中国家政府需要对ISDS条款及其影响更加警惕,同时应在现有的贸易和投资协定中删去ISDS条款,并将其排除在新的协定之外。ISDS条款允许外国投资者因新的法律、法规和政策对预期利润产生不利影响而起诉东道国政府并要求赔偿,即使这些新规服务于公共利益。外国投资者可以通过对他们有利的平行法律体系,就协议中的ISDS条款,以国家法律或政策的变化对预期利润产生不利影响为理由,起诉政府并要求数十亿美元的赔偿。许多自由贸易协定(FTAs)和双边投资条约(BITs)中都包含了ISDS条款。在处理案件数最多的仲裁机构——世界银行集团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(ICSID)的案件中,有84%的案件援引了这一条款。ISDS条款可以追溯到殖民时代。当时,帝国当局常通过特许合同,授予私人公司独家运营的权利,如开采矿产和种植农作物,或进行基础设施建设、公用事业运营等其他经济活动。投资受到殖民地法律的保护,在殖民地独立后则受到投资合同的保护。公司可以就合同与政府协商,以达成更好的条款。ICSID处理的案件中有十分之一涉及此类合同。本质上,ISDS条款延续了将外国资本利益置于特权地位的殖民思维。长期以来,世界银行外国投资咨询服务处(FIAS)一直在推动将ISDS条款纳入国内投资法。在它所咨询的65个国家中,有30个国家已将ISDS条款纳入国内投资法。投资条约仲裁本是一项后殖民时代的创新,然而,投资仲裁规却故意将外国投资置于国内法之上。同时,ISDS条款还存在滥用和腐败的问题,这不利于东道国、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。由于过高的法律费用和仲裁裁决结果之于发展中国家的重要意义,当ISDS条款被援引时,它起到了恐吓东道国政府的寒蝉效应。这常常迫使它们放弃或妥协,而不仔细斟酌索赔。尼日利亚曾被要求向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加工与工业发展公司(P&ID)支付110亿美元。P&ID曾利用ISDS条款向尼日利亚索赔,称其违反了天然气供应和加工合同。然而,当P&ID于2012年8月启动ISDS程序时,它甚至没有为天然气供应设施购买场地,却声称准备履行其合同义务。2023年11月,英国高等法院裁定,争议合同是通过ISDS条款允许的秘密做法以欺诈手段获得的。法院还裁定P&ID贿赂了尼日利亚官员,包括当时的法律团队,以签订合同。英国高等法院主审法官诺尔斯(Knowles)表示,“对(ISDS条款)审裁处为何未能注意到严重违规行为感到困惑”——尽管其他人都留意到了各种欺诈的“危险信号”。另外,加拿大环太平洋矿业公司(Pacific Rim Mining Corp)曾提议在萨尔瓦多建造一座大型金矿,采用用水密集的氰化矿石加工工艺。后来,该公司声称,政府没有为该矿颁发许可证,违反了国内投资法。最终,ICSID驳回了该公司的索赔,命令其支付萨尔瓦多1200万美元法律费用的三分之二,但该公司拒绝履行。澳大利亚公平贸易和投资网络(AFTINET)倡导组织更新其简报,呼吁紧急审查和移除该国现有对外贸易和投资协定中的ISDS条款,并特别督促澳大利亚条约联合常设委员会(JSCOT) 审查和修订东盟-澳大利亚-新西兰自由贸易区(AANZFTA)的有关条款。2022年5月当选的澳大利亚工党政府承诺,不将ISDS条款纳入新的贸易协定,并对现有协定中的此类条款进行审查。其简报重点关注了澳大利亚矿业亿万富翁克莱夫·帕尔默(Clive Palmer)在起诉堪培拉时使用的ISDS条款。帕尔默利用该条款进行的索赔总额达到近4100亿澳元。帕尔默案增加了人们对ISDS条款的担忧,尤其是其中缺乏透明度的问题——仲裁程序通常是闭门进行的,而这阻碍了司法审查。AFTINET指出,“过度”的ISDS索赔只增不减;诺尔斯法官认为,在尼日利亚与P&ID案中,ISDS条款“被贪婪驱使”以致“严重滥用”。显而易见,巨额赔偿只会鼓励更多高风险、投机性的ISDS条款索赔的出现。现在,澳大利亚政府正努力摆脱早期承诺的ISDS条款,但更脆弱的发展中国家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风险。(来源:亚太日报 APD NEWS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